H君

朕自来处来,前往去处去

我只是想为你唱首歌

      夜莺细细啄了下自己的羽毛,哆嗦了下脑袋,看着满屋子的狼藉,轻轻啼叫一声。

       “呀,你来啦!”有人在这满屋子的狼藉中发出声来,一副十年没洗澡的邋遢样冲夜莺笑了笑,“再等一下哦,你看,我还没有起床。”

      夜莺飞起来,那人一抬手,就有一股熏天的臭气散发出来,它不得不被这股臭气吹到窗框边,强忍着摇摇欲坠的晕眩。

      如果不是这个人类总是无条件地喂养它,它死也不会踏入这片方圆。

      那个人类在一堆狼藉里摸摸索索,嘴里念叨着:“嗯……在哪里呢?啊,前几天过期的面包里夹着腊肠,那个应该还能吃……嘿,小呆毛,这儿竟然有几块酒心巧克力,呃,鸟能喝酒吧……”

      夜莺甩了甩头,由于头上有根特立独行的羽毛翘得十分显眼,它就被这无礼的人类取了这个它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低俗外号,不过纵使如此,也不碍着它轻快地飞过去享受这个人类献上的“美食”。

        夜莺轻啄了那块被那人类用一块布包着的腊肠,吧唧了下嘴,似在品尝味道,摇头晃脑的样子就像个小小的美食家,惹得那人类忍俊不禁地一笑:“嘿,瞧你这小模样,真可爱。” 说着,就准备摸一摸它的脑袋。

       但夜莺立刻扭过头,一嘴戳了下去,成功地啄掉了那只正准备轻薄它的咸猪手。

      “呀!你这家伙,”那人被啄一口,不怒反笑,“真是小气,我养你这么久,摸一摸都不行……”

      夜莺扑腾了下翅膀,作势欲飞。 那人立刻改口,“对不起对不起啦,是我不对,我不摸你了好不好?来,乖乖吃不要飞走嘛,你看,我还有很多好吃的哦……”

       所谓很多好吃的就是那所剩无几的腊肠和几块酒心巧克力。 不过即使如此,小夜莺也吃得圆头圆脑,无比欢快满足。

      那人在一旁摩拳擦掌,心里琢磨着如何趁其不备摸一摸夜莺的肉体,忽然有人撞门而入,骂街一般大叫“卧槽!安东尼奥,你特么多久没冲厕所了?”

      夜莺被这敲锣打鼓般的声音吓得一抖,那人连忙用手将它遮掩起来,语气顿时不悦:“基尔伯特,你进别人家就不能敲门吗?你当我这门锁是坏的,就可以随意进来吗?”

       “家?你把这猪窝称作家?”来人一头非主流般的白毛,哈哈一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竟然笑到肚子疼,后面似有人不耐烦地将他猛力一推,刚好把他推趴在面前的“猪窝”上。

        那随后跟着的人捂着鼻子满脸嫌弃道,“说真的,安东尼奥,外面的公共厕所都比你家味道清新,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因为那些厕所有人定时打扫嘛,”安东尼奥讪笑着,“我前几个月一直没交房租,房东阿姨就把我的水费停了,上了厕所就没水冲,衣服臭了也没水洗,久而久之就这样了……”

       “我的天,你就不知道到外面打水么?”那人骚包地一撩头发,然后皱着眉摸了摸自己没刮干净的胡渣,“我说,你女朋友呢?她总应该过来帮你收拾一下吧?你看看你现在这模样,哥哥我都觉得受不了。”

      “我最近又有灵感了,写了首歌,怕自己一出门就忘掉,这几天就一直窝在家里,至于莉莉吗……她前几天来过一次,不过之后就没再来过了……她一直在劝我找个工作,我想,大概在我有什么成就之前她可能都不想过来看我……”

       随着话音落下,气氛忽然沉重起来,然而沉重了不到一秒,一直躺在地上装死尸的白毛忽然挺尸:“灵感?什么灵感?又是那只小夜莺给你带来的灵感吗?”

       “咦,真的?”胡渣男也亢奋起来,“那只小夜莺还在吗?来快让哥哥我见一见它……”

     “喂,你们等下,嘿,别踩着我衣服,动静小点,你们要吓着它了……”

      安东尼奥撤开手,露出躺在地上睡着了的小夜莺,旁边是一些零碎的酒心巧克力,上面有被啄过的痕迹。

       “……安东尼奥,你拿酒心巧克力喂夜莺?”

      “不、不可以吗?”

      “呀,好可爱,来让哥哥摸摸……”

      “啪!” “嘿,你在干嘛?”
 
     “让它好好睡觉好吗,弗朗西斯,别拿你那肮脏的手去碰它。”

      “安东尼奥,现在的你最没有资格说弗朗西斯肮脏。”
      “灵魂的肮脏和肉体的肮脏是不一样的。”

     说完这句,安东尼奥眼睛一亮,“哎,这句不错,可以作歌词,你们看怎么样?”

      “我们连歌还没听过,怎么会知道?”

     “那现在就开始练习吧,等我把我的贝斯拿出来,嘿,弗朗西斯,快点把你的电子琴准备好,嗯,等我觉得适合那句歌词时我就唱出来,你们也来想想歌词……”

      “喂,安东尼奥,你家这些破衣服挡着,我都不知道插座在哪儿啊!”

       “哇,还没有停电吗?你的房东还是很和蔼嘛,安东尼奥,本大爷的架子鼓还在吧,来让本大爷把气氛嗨起来……”

      “住手,基尔伯特,你只要听着就好,小夜莺还在睡觉呢,你的架子鼓噪音只在演出时爆发就好了,顺便,那有个椅子,帮哥哥我拿过来,谢啦。”

       “嗯,而且,也请你一会儿不要动情了就跟着唱歌,赶紧记下谱子,顺便帮我收拾下屋子……”

      “你们俩去死吧。”

       …… 懵懵懂懂地,小夜莺在温柔的歌声中,做了个模糊的梦,它梦到它变成了人类,翘着一夸张的呆毛,背着书包准备上学,然后途中有一垃圾场,它正一脸深恶痛绝地经过,随后天空一声巨响,仿佛有一朵云爆炸开来,它一下子就惊醒了。

       “基尔伯特!!说了不要动架子鼓啊!!该死的气氛全毁了啊啊啊!!”

       “完了,刚开始的灵感现在被轰击成渣了,小呆毛?小呆毛,快给我灵感!!”

      “喂!安东尼奥,不要向我扑过来啊!!喂!!你特么太臭了啊啊啊!!!”

     夜莺一跃而飞,看着底下乌烟瘴气的人类,嘬了嘬嘴,眼里闪过一丝冷光,似在鄙视“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



       “好嘞,洗漱完毕,发型OK,嗯,胡子也全刮掉了,完美,就这样出门吧。”

      “不不,安东尼奥,能把你那农夫一般屎黄色的衬衫换掉吗,你不觉得配着你的裤子会显得我们的乐队就像土坑里的包子吗?”

       “土坑里的包子?怎么了?哪里不对劲吗?你是瞧不起屎黄色的衬衫,还是瞧不起包子?”

      “哥哥我是视觉上无法瞧得起你。”

      “那你瞎掉不就好了。”

      “不,不要这么决绝,想想你的水费和房屋费是谁给你交的,就换掉这身衣服吧。”

      “不是基尔伯特吗,话说,他现在在哪儿?”

     小夜莺轻啄了下安东尼奥的头发,闻了闻,没有往日般的酸臭,反而透着一股清爽又柔软的味道,不觉有点陌生地退开,飞到了面前的胡渣男的肩上,又开始整理自己的羽毛。

      “……弗朗西斯,你做了什么?”

     “嗯?你说哥哥我做了什么吗?嗯,不过是趁你不在的时候用法国高级面包喂你家小夜莺了,还有,今天喷了点特殊的香水,听说是最讨动物喜欢的,尤其是你家小夜莺这样的鸟禽类,这香水好像名字是……”

    “你去死吧。”

     “喂,等等……”

     “明明小呆毛无论怎样都不和我亲近的……你这卑鄙的家伙!把香水拿出来!小呆毛,快回来,不要到那个变态胡渣男身边,我才是最爱你的啊……”

      “喂,安东尼奥,你离得太近了,喂!等等啊……”

     “咳咳。” 门外,站着一个黄裙女子, 她皮笑肉不笑道,“两位,真是亲热。”

      一旁的基尔伯特一脸惊恐:“安东尼奥,弗朗西斯!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   

     弗朗西斯立刻把基尔伯特揪过来,一脸放荡道:“小基尔~哥哥我垂涎你这么久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哥哥的心呢~”    

     基尔伯特立刻恶心得“滚滚滚……”    

     安东尼奥这边沉默了半晌,憋出了个憨笑,“莉莉,你来啦?”    

     莉莉也沉默了半晌,半天不语,就是盯着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的憨笑立刻变成讪笑,他挠挠头,道,“你看,我最近刚创了一首歌……”    
    
      “安东尼奥,”莉莉深吸一口气,“我问你。”  
 
     “嗯?是,是!”

      莉莉一指弗朗西斯:“在你心中,他重要还是我重要?”   
 
      安东尼奥一呆,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一呆,弗朗西斯立刻冲安东尼奥使眼色,一脸“卧槽”的复杂神情,安东尼奥也不知是傻了还是怎么了,支支吾吾地半天没回话。

     莉莉又把手指向基尔伯特,“那他和我,谁重要?”    
     基尔伯特一脸“怎么特么老纸躺着也中枪”的表情。    

    安东尼奥依旧支支吾吾的,半天憋出一句:“他们是兄弟……兄弟和女朋友,都很重要啊……”

    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听了,一个感动得决定这辈子为安东尼奥的这份兄弟情义两肋插刀,一个恨不得这辈子从没认识这情商为负的傻逼。

    莉莉扯了扯嘴角,笑得有点悲凉,又转手一指,指向弗朗西斯肩上的夜莺:“那它呢,我们——谁重要?”  

     安东尼奥这下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转头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两个兄弟,却看到这俩一个扶额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冲他竖起了大拇指,随即他看向那无辜又懵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夜莺,忽然急中生智道:“对了!莉莉,听我唱首歌吧,就是我新创的那首,我绞尽脑汁好多天了,特别好听哦,歌词也特别好……”    

    然而他的急中生智并没有用。

    “够了!安东尼奥!”莉莉近乎吼着打断他,双目悲切且充满谴责,“你总是这样,根本不在乎我,我比不上你的音乐,比不上你的兄弟,现在连一只鸟特么也比不上了!!!”

     “呃……怎么会,不是这样的,莉莉,而且小呆毛它很可爱……”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莉莉红着眼睛,“我知道的,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告白是我主动的,约会也是我主动提出的,每年情人节都是必须由我来提醒,你也从来不主动给我买什么特别的礼物……”  

     “不不不,我没有啊,莉莉,我不是送过你一个可爱的手机挂坠吗……还有我们每次约会,我都会主动付钱的啊……”  

      “那特么是你们乐队队徽!你们几个兄弟人手一个,老娘要的是情侣啊!!!付钱付钱,就知道付钱,我是你买来的吗?!!!”   

      “……莉莉,你冷静一下,还有,我也很珍惜你哦,你看,我把歌写完了,就想着一定要唱给你听……”

    “但我不是第一个不是吗?!”莉莉哭着,“我问你,你在写歌的这几天,有一分一秒想过我吗?”  

     安东尼奥尴尬地笑着:“呃……”  

      “安东尼奥你这个渣男!!”莉莉痛心地爆发出来,立刻准备砸什么东西来宣泄自己激烈的感情,但整个屋子也没什么值钱的可砸的东西,她又恨不得一脚将安东尼奥踹成半身不遂,却终究不太忍心,于是立刻悲愤地转身盯向了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立刻:“哎哎哎,莉莉,这可不管我们的事,安东尼奥这个渣男,死的合情合理,赶紧动手吧,别看向我们。”   

     基尔伯特马上:“等等!冷静!女人,你想对本大爷的兄弟干什……唔唔唔……”被弗朗西斯捂住了嘴。

    安东尼奥抬手:“冷静,莉莉,冷静……我们还……”     

     莉莉终于看到屋子里架着一张乐谱,她道:“我再问你,安东尼奥,你喜不喜欢我?”  

     这关键时刻安东尼奥特么又卡壳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莫名其妙吐不出“喜欢”两个字。

     一旁的夜莺感觉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气势,扑腾了一下,飞到了安东尼奥的脑袋上,啄了啄安东尼奥的头皮。  

    安东尼奥被这一啄,脑子就跟被抽了一样,脱口而出道:“对不起。”  

    莉莉身子僵了一下,随即将乐谱拿过来,泄愤似的把它撕成碎屑,然后扔向窗外,对着窗外大吼:“安东尼奥,你这个渣男!!!!”

     安东尼奥默然看着莉莉撕着自己这几天刚写好的谱子,没想去阻止,也不敢去阻止,他看着愤怒的莉莉,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对不起三字一说,他顿时点茫然。

    倒是基尔伯特怒了:“喂!臭女人,你在干什么!那是我们……”

    弗朗西斯拉着基尔伯特,不让他冲过去,神情无奈得就像在拉着一只愤怒的哈士奇。

    夜莺忽然腾空而飞,飞向窗外,虽然此时谁也没心思留意它要飞到哪里。

    夜莺也不在乎,它盯着那堆纸屑,跟着那堆纸屑到处乱飞,飞着飞着不时刁到几片,但它那小嘴又夹不住多少立刻松开,使好不容易收集好的纸屑又开始到处乱飞。

     这些纸屑有的巴掌大小,有的又如指甲盖那般,撕得毫不整齐规范,夜莺一边蹦哒着,一边忙着用嘴衔,一时没注意,已经到了马路中间,随即,听到有人惊呼一声。

     它抬头,看到巨大的闪光灯正照亮了它的头顶————  


          “哥哥?”   

         “嗯?”

      “你在看什么?动物世界?”

     “不,只是鸟类图鉴。”翘着夸张的呆毛的少年躺在沙发上,两手高举着书,皱眉看着,“……夜莺真丑。”  

    “夜莺丑?我觉得很可爱啊,”也翘着夸张呆毛的少年漱着口,他眯着眼睛笑了笑,“呀,哥哥,你看这只夜莺,翻白眼的样子好像你啊。”

    “夜莺怎么会翻白眼……啊,真的,靠。”

    “话说哥哥,怎么忽然之间看起这些图鉴起来?”  

   “……我做了一个梦,”少年的呆毛莫名地一跳,“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鸟,然后,好像爱上了一个人。”

    “是吗?”眯着眼睛笑的少年漱完了口,道,“那个人是什么样的呢?”  

      “一个蠢蛋吧,大概比你还蠢,其余记不得了。”      

      “……哥哥喜欢蠢蛋类型的吗?”

    “老子讨厌你。”

    “呜……哥哥好过分……”

     “你特么能不能快点?现在快中午了,你是要捱到下午茶时间吗?”  

     “呃……哥哥,其实你如果急,你可以先去的,而且,路德他只邀请了我……我们约好了时间一起来着,如果我和哥哥一起去,我们俩人可能对哥哥有点……” 

     “有点什么?特么你们想干什么?”沙发上的少年炸毛般跳起,“告诉你,费里西安诺,有老子在这世上一天,就不会让你们俩做伤风败俗的事!!”       

    “伤风败俗……我们只是在谈恋爱……”

     “吵死了!你到底看上那家伙什么了?满身肌肉,你在追求窒息感吗?”

     “哥哥,路德他很好的……而且这次音乐节的门票,也是路德他哥哥送给我们的,所以……”

     “所以又如何,你特么要因为这门票以身相许吗?况且这音乐节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活动,里面不都是业余爱好者在里面唱唱跳跳吗?”

     “别这么说啊,哥哥,路德他哥哥加入的乐队也会表演的,我们到时候要给他们加油打气啊。”

    “听说那是个土坑包子一样的乐队,”少年眉间轻挑,显出一丝傲然,“肯定还没我唱的好听。”

    那眯着眼睛终于洗漱完的少年面上闪过无奈:“是是是,哥哥,你的歌声最好听了。”





     “嘿,安东尼奥,你到底要消沉多久?”基尔伯特拿着安东尼奥的贝斯,在上面胡乱拨弦,“和那个莉莉分手了,对你的打击就这么大?”

     “啊……大概吧……我提不起劲来……”安东尼奥坐在长椅上,一手揉着自己杂乱的头发,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发呆。

     “……依哥哥我看,安东尼奥,你不喜欢莉莉,不是吗?”边靠着的胡渣男摸了摸自己的胡渣,“要我说,你该不会真的对哥哥我……”

    “弗朗西斯,你闭嘴。”

    “哈哈哈……讨厌啦,人家只是想开个玩笑,让你心情好起来……”

     “谢谢你恶心的玩笑,”安东尼奥不禁有点头疼,“求你们,该干嘛干嘛,别围在我身边,我只是有点睡眠不足……”

     “睡眠不足?你晚上干什么去了?”

    “找我的小呆毛……你们有看到它吗?从那天过后,我就再也没看到它了……”

     “……安东尼奥,”基尔伯特拍了拍他的肩,“你真的爱鸟胜过爱女人啊?”

    弗朗西斯沉思片刻,一本正经地问道:“安东尼奥,我和小呆毛谁重要?”

    “小呆毛。”

    “靠,秒回!哥哥我好心痛……”

    “那我呢我呢?安东尼奥,本大爷在你心中,和那只鸟相比谁重要?”

     “小呆毛。”

     “……安东尼奥你这个渣男!!”

     “好啦好啦,基尔伯特,你弟弟他们应该来了吧,出去接待去,把他们带过来,哥哥我就和安东尼奥去休息室练习一会儿,怎么样?”

     “又把本大爷排外……我说,你们不要瞧不起架子鼓!!”

     “没有啦没有啦,架子鼓好厉害啊,真的是超帅啊,你说是不是?安东尼奥。”

    “小呆毛。”

    “喂,安东尼奥,你是不是傻了?”

   安东尼奥忽然站起来:“刚才,我看到和小呆毛很像的人走过去了。”

    “和鸟长得很像?那个人,该有多丑啊?”

    “……”安东尼奥夺过在基尔伯特手里乱弹的贝斯,道,“弗朗西斯,我们开始练习吧。”

    “在这儿吗,不去休息室?会被人当做卖唱的赶出去吧?”

    “管他的,”安东尼奥道,“我好像又打起精神了,也许今天晚上,我就能找到小呆毛了。”




     从中途开始,罗维诺就恨不得离开身旁粉红泡泡满天飞的弟弟。

     他就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那么喜欢那肌肉男,还有那肌肉男也是,动不动就脸红,整得自己很清纯似的,弄得他更加火大。

     终于要排队入场了,一大帮人拥挤地靠在一块儿,罗维诺看着自己弟弟和那肌肉男不时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不时同时羞红了脸,不时一个惊呼不慎欲跌,不时另一个立刻贴心男友力满棚地抱住保护,他看着看着,觉得自己要长针眼。

      这俩人……真特么没把他这个电灯泡放眼里。

     “我渴了,”罗维诺满脸阴气,“你俩在这排着,我出去买水。”

     “是吗?哥哥,”他的弟弟从肌肉男怀里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探出头,“要小心哦,这里人多,不要走散了啊。”

    罗维诺转头就走,谢你特么的好意。

    随即他走进一旁的一家杂货铺,买了袋巧克力和腊肠面包,准备再消磨会儿时间,就到店外面玩娃娃机。

    虽然连续投了十几个硬币,也没夹着一个娃娃,罗维诺却半点没浮躁,玩了半天,大脑开始放空起来。

     ……找段时间,也养个宠物吧,鸟之类的,夜莺之类的……

    ……好像鹦鹉也不错?

    ……或者再养只猫或狗之类的……

    不行,它们会自相残杀的……

    哦对了,他没有钱来着。

    “咣当”一声,罗维诺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抓了个布偶夜莺。

     真是巧了。

     “……肉体的肮脏呀,和灵魂的肮脏是不一样的哦……”

    有人在唱歌?

    罗维诺侧过头,看到一个一头乱毛的贝斯手,和一个胡子邋遢的胡渣男。

    罗维诺眯了眯眼,觉得那个贝斯手好像有点眼熟。

    于是他走过去,靠近了看。

    那贝斯手倒是长得不错,棱角分明,又有英气,看起来健朗又阳光,一张玩弄过女人的渣男脸。

    罗维诺正这么想着,对方忽然抬头。

    双目对视的刹那,两人都是一怔。

    罗维诺不禁从怀里掏出几块硬币,然后扔在他面前的琴盒里。

    一旁的胡渣男立马厚颜无耻地友好笑道:“谢谢啦。”虽然他们不是卖唱的。

    罗维诺自矜地点点头,转身离去,心想,唱的还不错,那贝斯手的眼睛,也挺好看的。

     当然,他立刻又摇了摇头,觉得这人虽然唱得不错,但全然不及他自己的十分之一,根本不值得他投这么多钱。罗维诺给自己买吃的和抓娃娃机时,根本不在乎自己花了多少钱,这会儿打赏了个唱得不错的贝斯手,却开始心疼起来。

    随即,猝不及防的,他的手忽然被人抓住。

    “等一下!!”那个贝斯手抓着他的手,气喘吁吁地道,“那个……你的零食!”

    罗维诺看着这贝斯手的眼睛,愣了愣,然后意识到自己把刚才买的巧克力和面包落在娃娃机旁了,他接过袋子,那个贝斯手仍旧抓着他的手,他忽然拘谨起来。

    “你……呃……”罗维诺感到抓着自己的手,又大又烫,他的心中忽的怦然一声,咚咚起来,“谢、谢谢……”

     “不用谢!”贝斯手看着他,两眼明亮如星星,仿佛他在他眼中正闪闪发光。

     “那,那个……我能,为你唱首歌吗?”


————————————

      啦啦啦毕业啦
      啦啦啦,不知为何有点空虚
      此文乃之前的一个小脑洞,就当朕回来的表示吧
      之前更的这是个童话,没错,被朕删掉了。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朕复习疲惫之时,想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然后羞耻爆表,然后……然后就删文了。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没错俺要重新写这篇文,大老爷们心情好就赏脸再看次吧心情不好就心情不好吧没关系总有一天会心情好的

     咳咳,没错,朕凯旋而归,爱卿们,久未叨扰,还记得故人否?

     回答否的我不听不听不听ヽ(*。>Д<)o゜

评论 ( 19 )
热度 ( 37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H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