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君

我自来处来,前往去处去

一骑红尘美人笑,无人知是番茄来


本文和标题并无甚关系。

不造取什么标题系列。



    从前,有一个伟大的国王陛下,他有两个儿子,是一对双胞胎,他们拥有同样美丽绝世的容颜,清澈纯净的双眼,和动人心弦的声线。
    身为国王的儿子,尊贵的王子们自然是受着万千宠爱照顾地茁壮成长着。国王陛下很得意,他的儿子们,个个气质出众,身姿挺拔,一身王者贵气,无论哪个放出去,都绝对要迷倒万千少女。
     然而,最近国王陛下苦恼地发现,他如此完美的大儿子,似乎有一个问题。
     他从来不笑。
     不像他的弟弟,每天都笑得花一样灿烂,他总是面无表情,或者嘲讽脸鄙视,或者阴沉脸发怒,但总而言之,就是不笑,就是(冒着受头槌的风险)挠他痒痒他也不笑。
     国王陛下很忧心,虽然冰美人也很带感,但作为一个慈祥有爱的父亲,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一天能开心地露出笑颜,于是他开始对自己的儿子进行了连续几周的观察。
     然后他发现,自家大儿子,问题大大的。
     他总是独来独往,从不主动与人交谈。佣人做错了事,他就冷着脸刻薄地哼一声;弟弟犯了蠢,他就一副老子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蠢弟弟的嫌弃表情;就连王宫里开派对时,他也是你们这帮聒噪的人类好烦不要往老子这里凑滚远点明白吗的样子,自行孤立于派对一角处低气压造空调冷场效果。
    怎么说呢,在外表条件如此优越的情况下,一种带刺玫瑰和冰山雪莲还有霸王花的杂交种感扑面而来,还挺带感的,这也是另一种有魅力的方式。
    但所谓红颜枯骨,岁月易老,等有一天他不在了,他儿子也在时间的杀猪刀中变丑了,这样的性格,谁会甘愿忍受呢?
    国王陛下十分忧心,暮寝而思之,一个idear就蹦了出来,次日就下了王诏宣告天下:凡是能令朕的宝贝大儿子罗维诺笑一个的人,只要是在朕所能范围之内,朕都会满足他一个愿望。
    大王子罗维诺听说后脸都黑了,从此过上了每天都要强制性被各种各样人求卖笑的生活。
    而小王子费里西安诺十分开心,每天都有很多人来逗自家哥哥笑,每个人都十分有趣,笑料精彩表演绝伦,简直就是个免费的天下喜剧团。
    一日,一个头上顶着鸟的挑战者来了,他说,本大爷绝对能让王子殿下笑出来!
     于是他表演了一个什么叫边逗鸟边唱歌,边舞剑边挥拳,虽然歌声惨不忍睹,动作滑稽又诡异,鸟儿看起来也备受折磨不已,但费里西安诺还是乐得颠儿一颠的,咯咯笑着十分过瘾,尤其是最后收尾时此人的一句口哨简直让他眼前一亮,直到有一个背头的肌肉男摆着和罗维诺一样阴沉的脸强行拖走了这个人,他才停止了大笑。
    国王陛下观察了下自家大儿子,嗯,不仅没笑,反而脸更臭了。
    他干咳了一下,问,孩子啊,你怎么不笑啊。
    罗维诺冷漠脸,有什么好笑的。
    他问,那怎样才能让你笑呢?
    罗维诺依旧冷漠,我为什么要笑?
    国王陛下看着自家儿子冷漠的脸,心里一揪地疼,他竟然答不出来。
    正在他反思自己的教育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时,费里西安诺趁这个时候溜出去了,他要刚才那顶鸟人的联系方式,顺便问一下那背头肌肉男的名字是什么。
    然后,又一个挑战者来,此人面容姣好,风度翩翩,遗憾地是下巴处那没剃干净的胡子给他增加了几分猥琐感,尤其是一笑,他就显得更猥琐了。
    这人一笑,自以为优雅无比其实猥琐无比地说,哥哥我,可以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人都发出欢愉的笑声。
    国王陛下挥手,表示这样的台词他已经听腻了,赶紧表演吧。
    于是这人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国王陛下手还没落下,这人上半身已经光着了。然后这人不知从哪儿叼来一朵玫瑰,blingbling地手按裤子,冲大王子抛了个媚眼。
     他说,殿下,哥哥带着你快活一夜,可好?
     这次不仅是罗维诺,就连国王陛下都黑脸了,他立刻派自己的粗眉毛骑士把人架了出去,并决定给这个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对王室宣淫的人一个生不如死的处罚:吃一块司康饼。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挑战者来了又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挑战者来了又走了,国王陛下不时被逗笑,大王子殿下不时皱着眉黑脸,等到了傍晚时分,无论是国王陛下还是大王子殿下都觉得有点累了,费里西安诺不知怎么的出去了就一直玩没回来,他们摸摸肚子觉得是到了用膳的时间了,决定接下来再看一个就到此为止休息去。
     于是今日的最后一个挑战者走了出来。
     这个人头发奇卷却并不显邋遢,他相貌英俊,潇洒自如,看起来又精神又健朗,翠绿色的眼睛一进来就盯住了大王子殿下。
     大王子殿下微微皱了皱眉,觉得这个人的视线有点灼热,让他不适。
     国王陛下道,表演吧。
     那人一笑,和费里西安诺花一般灿烂的笑容不同,这人一笑就觉得浑身都冒着阳光,他道,是,陛下。
     然后他身后进来几个人,推着桌子放到一边,往上面摆了些餐具,随即变戏法一般,变出一篮子的红色果实。
     大王子忽然来了兴趣,问,这是什么?
     那人眼睛晶亮亮的,冲大王子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是番茄,我自己种的,很好吃哦。
     哦了一声,大王子就转来了视线,继续静静观赏。
     那人轻轻一笑,从桌子下拿出几块木头,又拿了一个大锅,一架台子和锅铲油盐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他就开始烧火。
     没错,就是烧火。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方法,不一会儿火就变大了,他把锅架在台子上煎油,同时又拿出菜刀把番茄切得细碎,又将混着紫菜的冷饭拿出来,开始炒在一起。
     这人竟然就在王宫的大堂里开始做起了菜。
     国王陛下觉得真是不可思议,这个人好胆识好气魄,这么吊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国王陛下十分欣赏。
    转眼看大儿子,发现他的臭脸已经没有了,只是表情有点呆,眼睛一闪一闪的,看起来好像还有点期待。
    片刻不到,一股香味飘来,香飘十里,所有人都探出了头,闻着这个味道不自禁分泌唾液。
    终于,这个人炒完了,收锅下盘,整理叉勺,还将小餐车稍稍装饰了一下,摆了个插了朵花,香飘飘地将餐车推过来。
     他推着餐车,看也没看地路过了国王陛下,直接推到大王子面前,对其道,殿下,这是我做的番茄海鲜炒饭,请品尝。
     咕噜~
     一旁的国王陛下肚子发出了叫声,却并没有引起那人的注意,只见那人双目湛湛生光,脉脉柔亮,他十分温柔地盯着大王子,满眼已经容不下其他人。
     准备动勺的大王子莫名的,脸就有点烫了。
     国王陛下沉默着看着这一幕,这个胆大包天无礼至极的人,竟然没有给自己准备一份,那么多番茄,那么多人,他丫的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只给自家儿子炒了一份饭,一份。
     然后他看到自家冷若冰霜的宝贵儿子,尝了一口,眼睛一亮,又尝了好几口,随即目露赞赏地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转眼就吃完了。
     没给他的父王留一颗饭粒。
     他吃完后,满足地砸砸嘴,正想掏一块手帕抹嘴,就看到那人十分恰好及时地递出一块手帕来,眼睛亮晶晶地,道,用我的吧。
    大王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受了这番好意,抹嘴的时候闻到上面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是一股甘草的清香,充满阳光的味道。
     就和面前这人一样。
     毫无自觉地,大王子殿下唇角一勾,淡淡笑了起来。
     国王陛下瞪大了眼睛,随即大王子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紧又把自己的嘴角扯了下来,故意板着脸恢复自己一本正经的冷若冰霜,然而脸颊旁红得显眼的耳垂还是十分招眼。
     那人忽然说话了。
     他说,这个番茄,其实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爱情果。
     大王子一怔,国王陛下一听到这个也是一愣。
     他问,年轻人,你想要什么?
     那人憨态可掬地一笑,说,我没什么想要的。
    国王陛下说,不必担心,你可以大胆地说出来。
    那人道,我想要的您不会给的,您也给不起。   
    国王陛下恼羞成怒,放肆,你当我一国之君说话是放屁?!
    那人眼睛一亮,道,那我真的可以说出来吗?
    国王陛下黑着脸,嗯。
    他心想,等你说完就押下去喂死扛,活得下来就实现你愿望。
    我……
    大王子忽然站了起来。
     他抬起下巴,神态高傲而冷淡,道,从今天开始,我任命你做我的御用厨师。
     那人一愣。
    国王陛下刷地转头,儿子啊,你就这么被一盘番茄打动了?
    他的儿子皱了皱眉,有点不满地看着眼前的人,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不,你看他像不愿意吗,怎么回事,我儿子还一副不满的样子,我的儿子你造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那人立刻点头,激动欣喜双目发光道,我愿意,殿下!
     国王陛下看到自家儿子脸一红,咳了一下,转头冷淡道,那就好,不要以为你做的番茄特别好吃,我只是觉得有点新奇而已,并没有特别想吃你的番茄,不要误会了混蛋。
     国王陛下震惊了,怎么回事?他家儿子原来不是冰山是傲娇吗,等等儿子,那个人盯着你像要吞了你一样啊,你造这种目光是什么意思吗,你丫这是引狼入室啊!
      随即他看到自家儿子擦完了嘴,刚将手帕放在桌上,就立刻被眼疾手快的某人拿过来放到了自己兜里。
      国王陛下眼睛都要瞪了出来,大王子却只是微微皱了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东尼奥,那人笑容灿烂,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名字真长。大王子嫌麻烦地皱起了眉。
     一旁的国王陛下心累了,就只是这样吗,只有这样吗?儿子你好好看看面前的变态把你擦过嘴的手帕收藏了起来啊!万万没想到自家儿子只是个面冷心纯的傻傲娇的国王陛下不禁再次反思了自己的教育问题。
      大王子道,从今往后,我就叫你安东尼奥,你就是 独属我一人的御用厨师了,不准有二心,知道吗?

      是,安东尼奥笑道,如阳光般。
      我愿将我所有的爱情果,都奉献给您一人,我的殿下。


————
     离高考还有不到八十几天的一次小摸。
     咳咳,朕十分感动啊,好久没上来发现上篇小短文有好几条评论,不过朕想留着等高考完一一回复,倒不是现在忙得回复不了,只是那时万事已定内心平静,回复时就会不仓促也会更加开心。
     这篇小短,祝爱卿们食用愉快。


      真的,想死你们了




      朕的B站追追快看有妖气爱奇艺奇葩说和偶像梦幻祭
      当然还有朕的爱卿们

     愿鲤鱼跃龙门,文曲星附身

   

评论 ( 3 )
热度 ( 81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H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