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君

朕自来处来,前往去处去

【亲子分24h活动】只有我能看见你

  安东尼奥叼着三明治骑自行车路过自然公园的时候,看到了一只橘斑的小猫咪。

  那小猫咪太可爱了,以至于他骑着自行车忘记回头,从而一头撞到了对面的电线杆上。

  他和自行车都被撞得险些分崩离析,正在他痛得头晕脑胀意识不清之际,他听到了一声轻笑。

  这笑声绝对是带着嘲讽的,他有点不爽地看过去。

  他看到一个少年把那只罪魁祸首的橘斑猫抱起,朝自己走来,扔了一把创口贴到他怀里。

  “好好看路,”那少年嘴角压不住地笑起来,“蠢货。”

  安东尼奥一呆。

  这一瞬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百花盛开,鸟雀啼鸣。

  这一瞬他听到心脏从高地跳板弹跳而起,向前翻旋向后转体再倒立。

  扑通...

【亲子分24h活动】鱼钓上来啦

——————

上一棒: @鸟不理远山 

下一棒: @囧叔的奥利奥 (*╹▽╹*)❤

——————

p1是本来想好好干但最后还是有点草的上色

(忘了画鱼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2是本来想好好干发现时间已经木得了的草漫

(草得无法直视)

从动作到背景到上色到所有,都有参考,参考过多,就不放了

(希望哪天画图的时候参考能减少到50以内)

【亲子分】我所心爱的人是世上最美的宝石

  邋遢的男人跪在教堂冰凉的石砖上,他喝着酒,流着泪,以最狼狈的姿态,做出自己最虔诚的祈祷。

  他道:“神明啊,求求你,让我变成宝石吧。”

  他道:“爱情会消失,容颜会衰老,唯有宝石会被人一直珍爱,不被岁月磨搓。”

  他道:“求求你了,神明大人,请让我变成宝石吧。”

  教堂是如此昏暗,他的声音混着含糊不清的酒味,说出的话如破碎的风,轻飘飘得令人心疼。

  神明抬起了手:“如你所愿。”

  

————————————

  安东尼奥是在伯爵的番茄园里,发现了罗维诺。

  他作为园丁的儿子,对番茄园里最近莫名消失的几颗番茄耿耿于怀,即使他的父亲并不介意,但出于对伯爵的忠诚,...

【贴吧搬运】Sunny

  
搬运有残缺,虽不影响剧情,抱歉

————————
番外

罗维诺躺在长椅上,用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

他现在很疲惫,很疑惑,很烦躁。

他在长椅上,能听到远处操场足球或篮球碰撞地面,人们吵吵嚷嚷的争胜负声,能听到夏日树木上叽叽喳喳的蝉鸣声,能听到学校里的钢琴社社内不断传出的悠扬的钢琴声,甚至还能听到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社团内传来的呼喝,就是听不到自己内心的声音。

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到底忘记了什么?

凭直觉,他肯定那绝对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谁也不告诉他到底是什么。

那天医院里,明明自己有醒来的记忆,但之后又莫名晕了过去,迷糊中总觉得有人抱着自己哭了,笨蛋弟弟说那人就是他,但...

【贴吧搬运】Sunny

  
第二十一章

“ve……哥哥,真的不回家吗?”费里西安诺站在画室门口,看着罗维诺担心地问。

此时罗维诺正叼着一只画笔,用双手将一瓶颜料瓶打开,打开后左手接过笔,右手倒颜料道:“嗯,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可是哥哥,这幅画可以带回家画啊。”费里西安诺眨眨眼,自家哥哥难得会为了一幅画不回家留校。

“不用了,太麻烦,你赶紧走吧,这画马上就画完了。”罗维诺调好颜色,看着还站在门口的费里西安诺,有点不耐地皱起眉头,“你怎么还没走啊,赶紧地出去,老子不用你担心。”

“ve……”费里西安诺看着罗维诺,“哥哥这几天,和平时的哥哥不一样哦。”

罗维诺身子一僵。

“但果然,”费里西安诺脸上泛...

【贴吧搬运】Sunny

  
第二十章

“能告诉我,你们是如何相恋的吗?”罗维诺听到这话微微一怔,他仰头看去,只见本田菊黑如墨玉的眼睛深不见底,只倒映着自己微微苍白的脸。

罗维诺拳头不自然地握起来, “我……我……” 他感到自己记忆里明显的有一片空白,他低下头,“我忘了。”

“你并没有忘记哦。”罗维诺立刻看向本田菊,这个日本人依旧高深莫测地笑着,“在下过来的时候,兄长拜托我转交给你一样东西。”

本田菊儒雅地笑着,然后在他薄薄的大概只能揣一只手的口袋里掏出一只人脑袋大的……毛绒玩具。

他是怎么从鸡蛋大的口袋里掏出这种恐龙蛋大小的东西啊??

“……你这个……”

“这是熊猫滚滚,国宝级毛绒玩具,兄长的最爱呢。”...

【贴吧搬运】Sunny

  
第十九章

W学院是个注重艺术和运动的学院,校风自由散漫,却又积极向上,像足球社和篮球社之类的社团,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比赛举行,三天一小比一周一大赛,有时候自行举行,有时候与外校竞争。

对于足球这项运动,W学院里有几个当仁不让的足球小将,安东尼奥绝对是其中之一,他不像弗朗西斯那样因为夜夜笙歌而发球无力,也没有基尔伯特那种一玩high了就乱踢的暴脾气,他出脚有力,技法灵活,跑得又快踢得又准,为人也爽朗义气,一站球场里就极具凝聚力,生生能提升一个球队好几个level的士气。

今天这场比赛是与外校的交流赛,两方队员经过一个上午的交流,已初步对对方有一个大概的水平评估,对方在比赛前对安东尼奥这...

【贴吧搬运】Sunny

  
第十八章
“那边,搬建材的!快点!这里还差几根!”

“这张海报的尺寸怎么这么小?赶紧找人换了!”

“来人把这布盖上……等等,谁选的这种屎黄色?!”

“闲杂人等离远点啊,小心误伤啊!”

“……”

时至五月中旬,上届兴致高昂势必壮大母校艺术系的毕业生们,正在为下个星期五的为学校举行的舞会做准备。他们将舞台搭建在操场边上,拿着喇叭青春洋溢叫喊着。看样子至少台子已经搭建好了。

真是年轻气盛,美好韶华。

然而有人不这么想,这人三楼的一间幽静清凉的画室里,将窗户打开,并对着操场大骂:“TMD吵死了!!”

声音嘹亮而富有气势,响彻云霄冲破天际。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引得楼下的几个过路人...

【贴吧搬运】Sunny

  
第十七章

一个一头金色碎发的少年站在病房门口,长相清秀,眉毛却很粗。

他正是亚瑟·柯克兰。

他敲了门后,感觉病房内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后里面一片沉默。他疑惑地皱起自己粗大的眉毛,想着敲门过后里面怎么那么久一点回音都没有。

于是他准备推门而入。

他刚握上门把,里面的门就忽然被人打开,并且发出一声莫名的“ve”,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休闲服穿得皱皱巴巴但长得不错而且呆毛特大双眼几乎快被褐色头发遮住的少年踉跄走出,他们对视了一眼。

“ve!”那少年忽然颤抖起来,他马上低下了头,看起来很害怕,他额前的乱发几乎遮住了他的脸,“那个……我……不,费里、费里西安诺在里面!我我...

【贴吧搬运】Sunny

  
第十六章

罗维诺在病房里,瞪视着路德维希。

自从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之间进行了关于路德维希有没有狐臭的对话后,气氛有点微妙。

“呃……我没有狐臭。”良久,路德维希打破沉默。

于是气氛更微妙了。

“俺也没有狐臭呐~罗维诺讨厌狐臭吗?”安东尼奥一脸天然地笑着,罗维诺扭头不想理这个不看气氛的KY,然而这个时候,有人的肚子发出了一声:“咕噜~”

罗维诺沉着脸:他除了那一瓶水以及巧克力棒外一个上午什么也没吃。

“呃,现在快到中午了,我去外面买点吃的。”路德维希已经感到自己莫名不招这位哥哥的待见了,他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明智地决定出去买吃的暂时避避这位哥哥。想了想他转头问费里西安诺,“你想...

© H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