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君

我自来处来,前往去处去

不过是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海的深处,水还湛蓝得像蓝宝石,清澈得像浅水晶时,有一只小人鱼,爱上了一个人类王子。”

    “她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救了王子的命,却在王子快要苏醒时躲了起来。阴差阳错地,一个邻国公主路过,将看起来要死了的王子带回宫中。”

     “之后,小人鱼找到了巫婆,以自己的声音为代价,换来自己一双人类的腿。巫婆告诉她,要得到王子的爱,或者吃了王子的心,否则小人鱼就会受到咒语的反噬,化为海底的泡沫,从这个世界消失。”

     “小人鱼变成人类后,成功地遇到了王子,王子将她迎入宫中,对她温柔地悉心照料,却在某天对她说,希望她能作为他的妹妹,参加他与邻国公主的婚礼。”

     “于是在大婚当日,小人鱼丢开准备刺向王子的匕首,在夜深人静之时,投入大海中,太阳升起,她所化作的泡沫飘起来,一个个噗地爆开。”

     说话的人喝了一口红茶,手指抚了扶杯壁,提问道:“小人鱼死了。你知道,这个故事想告诉我们什么吗?”

     对面的人鱼扑闪着大眼睛,鱼尾浮出水面一晃一晃:“救人之后不要躲起来?”

     “是作为一条人鱼不要爱上一个人类。”

     “为什么?”小人鱼尾巴动作大了起来,呼呼扇着风,险些把那人头上的巫帽吹落,“爱上人类有什么错?”

     “错在你们之间一旦不相爱,你就会死去,这十分不公平。”那人把巫帽固定好位置,露出了自己巨粗无比的眉毛,“想一想你自己的身份,人鱼的王子殿下,大海最尊贵的宠儿,何必冒如此风险,委屈自己受尽折磨地祈求一个人类的爱?”

     “不委屈的!”小人鱼跳起来,带起一圈水花溅到了那人脸上,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委屈的!我也不会受折磨,我相信路德维希,他一定不会抛弃我!”

     那人抹了抹脸,他低声骂了句,再次露出自己巨粗无比的眉毛,和下面幽深莫测的绿眼睛,“那么,费里西安诺,你铁了心要变成人类去找那个路什么家伙了么?”

    “当然!”小人鱼一脸懵懂的憧憬,看起来十分可爱,眼睛里像是有星屑细碎地一闪一闪,动人心弦,“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我好想再见他,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模样。”

    “随便什么模样,你确定他爱你么?”

     小人鱼白嫩的小脸一红,笑得满是腼腆和扭捏:“应该……应该是的,我们当初约定好了,等他长大了,他就来找我,和我永远在一起!他叫我等他,所以我一直都在等着他呢!”

     那人嗤了一声,用鼻孔表示了自己的不屑,道:“所以你现在变成人类去找他,是因为等不下去了么?”

      小人鱼一滞,垂头丧气起来,讷讷道:“因为……因为他好久没有出现了嘛……我等得太久了,我,我怕他发生什么意外……”

     “你等了他多久?”

     “好像有……八年?”

      “八年?!!”那人一惊,险些把桌子上的红茶震倒,“你等了八年?你知道对于人类来说,八年的时间有多长吗?你知道他已经把你忘到哪个海沟了吗?八年的时间里,那个人类一次都没出现过?你都这么干等着?”

     “所以现在我要变成人类去找他呀!”

     “傻子!”那人被眼前的人鱼蠢得恨铁不成钢,“你们人鱼的脑容量是不是都装不下一根海草?人类和人鱼可不一样,八年的时间里,生的孩子都可以下海了!!费里西安诺,我说你,你怎么不早点下决心?”

     “我……我只是在等他……”

     “我劝你放弃算了,”那人看着面前人鱼红扑扑的脸蛋和干净清澈的眼睛,心里顿时就闪现了什么懵懂人鱼被欺,耗八年青春等待,渣人类却早已娶妻生子,过上遗忘人鱼的幸福生活的画面,他叹了口气,“费里西安诺,放弃吧,姑且不论你是否能找到那个人类,你确定能让你等八年却一个回信都没有的家伙会爱上你吗?何况你要知道,别说不一样的种族,就算是同样的种族,相爱都是极其艰难的,你们要跨越种种困难,误会,嫉妒,迷茫,不安,彼此认知的不同,习性的相异……等等等等,想想你的恋爱之路何其艰难,再想想你这么弱一定不敢杀了对方,几乎可以断定一旦你变成人类就离变成泡沫不远了。”

     “才不会这样!路德维希不会抛弃我的!他说过他以后要和我在一起,我们约定好了的!!”小人鱼激动了,他奋力一跃,掀起大片水花,他的眼睛仿佛受到太阳直射的水晶,明亮得逼人般瞪向那被他的水花打湿了一身的粗眉毛人类,“亚瑟!如果你见到路德维希你就会知道了,他是一个多么正直坦诚信守承诺的人,而且他还十分善良温柔,容易害羞,又优雅又特别可靠……”

     “行了行了尊贵的殿下,费里西安诺,”那被称作亚瑟的人强憋着火抹了抹脸,浑身都被水打湿的他不可忍耐地打断了人鱼的话,“陷入爱情的生物总是愚蠢的,你以为你了解人类吗?你以为人类都是他们表现的那样吗?”

     “不要总把人类想的那么阴暗呀,亚瑟你不也是个人类吗?难道亚瑟你在岸上的时候就没有遇到过什么好人吗?”

     “……关你什么事!”亚瑟憋着气转过头,喝干壶里最后几滴茶水,“不管了,随你便吧,反正我也不是你的监护人,对了,你要变成人类这事你告诉你家人了吗?”

    “没有。”

    亚瑟:“……”

    “爷爷他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告诉哥哥的话他一定会阻止我的,”面前人鱼踟蹰了一下,但随即又坚定起来,“但没关系,等我变成人类找到路德维希后,就告诉哥哥,所以亚瑟,帮帮我,把我变成人类吧。”

     “……你哥哥会把我的洞穴掀翻了的。”

  ...“我会把我收藏多年的珍珠贝壳还有漂亮的各种颜色的水晶都送给你的!”

     “……人类的寿命可比人鱼短的多。”

    “没关系!”

     “……你变成人类的过程会受到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

     “我不怕!”

     “……即使你成功变成人类后,也会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如履薄冰。”

     “我能坚持下来。”

     “……你真这么爱那个人类?”

     人鱼一怔。

     在这以魔石隔开海水的石洞中,亚瑟面色沉静,海水波荡间斑驳粼粼的光色投在他的眼中,仿佛这一刻深海的海色化成了一团浓墨,沉重得让人窒息。

     然而人鱼并没有感到窒息。

    他害羞地笑了起来。

     “是的,我爱他,”人鱼面色绯红,眸光如水湛湛生光,“我想,也许这是我这一生,最浓烈,最强势的感情了,我爱哥哥,爱爷爷,但这份爱和对路德维希的那份爱不同,它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我只对路德维希有这份感情,我的这份感情也只能献给路德维希。”

     “……没有变成人类的魔法,只有变成人类的诅咒,你知道吗?”亚瑟道,“这可不是童话,只是献出你的声音那么简单。一旦下了诅咒,你的鱼尾会受到刀割般的疼痛,即使你长出人腿,这份疼痛也不会褪去,在你每次踏在地上都会清晰深刻得入骨。”

      亚瑟再次抬起茶壶,明明里面一滴水都没有,他却顾自倾倒起来,两眼幽幽微茫,道,“并且在诅咒没有解开之前,任何负面的情绪,伤心,自卑,嫉妒,愤怒等都会滋养你的诅咒,使你的鱼鳞重新生长,长到手脚脸直到布满你全身,而你的鱼尾并不会回来,你会成为一个浑身鱼鳞的怪物。”

     “这还不算完,与此同时,你的鱼鳞生长处的皮肉,都会渐渐腐败,发出臭味,直到腐烂如泥尸,而你内心越煎熬,你腐烂得就会越快,不需五年,你就会化成一摊恶臭的鱼鳞烂肉,还不如变成梦幻的泡沫。”

     亚瑟每说一句,人鱼的小脸蛋就白上一分,直到说完,人鱼的面色已经苍白得有点发青了。

     但他只是抿抿唇。

     “即使这样……我还是要见他。”人鱼抿着唇,眸光明灭间,更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我要见他,不管我是什么样子,他是什么样子,大海浩荡,人间岁月在这白驹过隙,我已经不能再拖了。”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人鱼道,“我会十分庆幸,不这样做,我才会后悔终生。”

      “……随你的吧,解开咒语的方法有两个,”亚瑟道,避开人鱼坚定而明亮的目光,摩挲着那没有装一滴茶的杯子,道,“其一就是真爱之吻,当你确定你们俩相爱,接吻后诅咒就会消失,而你就会变成真正的人类。”

      人鱼红着脸认真地听着。

     “其二就是,杀了那个人类,然后吃了他的心。”亚瑟瞄了人鱼一眼,想想就觉得这家伙做不到,不禁嗤鼻一声,“如果你自己下不去手,你也可以买凶替你下手也行。”

      “我不会那样做的!”

     “谁管你,而且我帮你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你的声音,”亚瑟抬起他的粗眉毛,冷淡地一瞥,“人鱼的歌声,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对我有用,先借着,如果将来有缘,我就还给你。”

     人鱼毫不犹豫答应了:“好的亚瑟,快让我变成人类吧。”

    亚瑟对这单蠢又大方的人鱼无可奈何,借声音和放屁一样干脆利落,他叹了口气,心想自己也算是尽力劝阻过了,没有对不起那曾经待他有恩的海王老头,他道:“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石洞里拿你需要的东西。”

     小人鱼眨眨眼,欢脱又高兴地跳起来,又泼了亚瑟一身水。

      待亚瑟黑着脸湿着衣服回来后,他道:“快点开始吧!亚瑟。”

     “吃了它。”亚瑟拿着一坨黑糊糊的发出奇异恶臭的饼状固体,臭着脸扔向人鱼。

      人鱼下意识地接住,手指顿时传来一种微妙的焦麻感,他一僵:“这是什么?”

     “司康饼。”

     由珍贵的迷迭花和虫蜗粘液混着纯木青泥而成,还加了些海底黑蛇的润滑的蛇皮调整口感,可谓上好的大补之品,用作他下咒的媒介最好不过。

     亚瑟正准备说明这司康饼多么的难得珍贵价值千金,小人鱼忽然开口问道:“这是用腐尸做的吗?”

     亚瑟顿时恨不得把司康饼夺回来砸人鱼脸上:“这特么是你变成人类的媒介,你个没有良心的人鱼。”这饼可是花了他好大功夫做成的。

      “……你说叫我吃了?”人鱼看着散发着黑暗气息的所谓司康饼,咽了口唾沫,眼里出现纠结之色,犹豫半天,道,“你确定,我吃了这种……东西,就可以变成人类?”

      “你爱吃不吃,”亚瑟哼了一声,“这东西你越晚吃,效果越差,本来下咒就是件成功概率不确定的事,你吃完后,那割尾的痛苦也会跟着来临,你受不受得住那还不好说,现在吃饼这会儿你就要打退堂鼓了?”

     “不,不是……”人鱼捏着那司康饼战战兢兢,面对刀山火海也不动摇的内心在面对这饼时也产生了一丝恐惧。亚瑟不爽了,挑起了自己的粗眉毛,嘲讽道,“尊贵的人鱼殿下,费里西安诺,怎么,你现在怕了?别一会儿唱歌时还抖着声音,臭了你们人鱼自诩最美歌声的名声!”

     “唱歌?”

    亚瑟从黑斗篷里掏出一粒种子,扔到费里西安诺脸上,道:“这是雏菊的种子,你把它握在手心,直到吃完饼唱完歌后就行了,你如果能挺到歌完了,你就成功变成人类了。”

    人鱼沉默半晌,忽然眼一闭,嘴一张,视死如归般将司康饼扔进嘴中,狼吞虎咽般急急吞下,不敢让它在口中有片刻停留,饶是如此,那惊鸿一触间他就感到身心一颤,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强烈的呕吐感甚至细碎呻吟盖过了鲠在喉处的窒息感,他浑身发抖着,渐渐感到尾尖有一丝火热。

     随即,撕裂般的痛苦燃烧般从下身传来,人鱼咬着嘴唇冒出层层细汗,痛得大脑混乱得一片空白,嘴里无意识地发出亚瑟皱皱眉,手微微一抬,空中轻划,人鱼顿时感到如有羽毛轻抚过般,痛苦随着羽毛拂过的地方仿佛都减轻了不少,大脑顿时也有了丝清明。

     他听到亚瑟道:“唱歌吧,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隐忍地抬起头,面色潮红,甚至有些发紫,他微微启唇,颤抖着声线,开唱。

     “初春海棠开,
      清夏风儿来,
      花舞秋,落金叶,
      冬雪覆霜白,
      闭目思,双眸现,
      四季天涯逢海角,
      初春再遇海棠开……”
 
      尽管声音颤抖着,尽管他连直立身子都没做到,但这压抑着痛苦的歌声,仍旧美丽得不可思议。
     
      如深黑的海底投入了一丝光线,纯净明亮,渐渐照亮了整个大概。

      亚瑟静静地看着费里西安诺,他心中默然间,忽然生起一丝欣羡。

      他总是觉得这帮人鱼们愚蠢无知,大脑里装满了海水,一遇到爱情就飞蛾扑火般放飞自我,毫无顾虑地一心牺牲自己。

      但飞蛾扑火也好,毫无顾虑也好,这么傻又天真得纯净的感情,一股脑地涌进一个人,大概也许,是有那么点畅快的。

     思虑过甚,步伐就变得沉重起来,灵魂也见不得轻盈。

      费里西安诺自鱼尾到上身,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光芒刺眼得似要与月争辉,亚瑟却不躲不避,直视着这逼人的亮光。

      看着被光所淹没的费里西安诺,亚瑟道:“再见了,尊贵的殿下。”

      这一根筋的脑袋,希望到了岸上还能傻乎乎地挂着笑容。

      “再见了,费里西安诺。”

      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这一刻,光芒万丈,似照亮了无数深渊,整个大海都白芒明亮起来,但随即不过一秒,光芒倏地消逝,那一瞬间仿佛与日月争辉的光芒,好像天地刹那的错觉。

       亚瑟摘下巫帽。

      他缓步走向费里西安诺消失的地方。

      真不愧是世上最美丽的歌声,他叹了口气,轻俯下身。

      摘下一朵初生的雏菊。

————
将将将!改名啦!
没错原名这是个童话变为不过是童话了,这个过程大概有心理历程的改变以及人生大变(高考啦毕业啦旅行啦要上大学啦好激动啊)
母亲大人总结朕的前十几年,觉得朕动若疯兔,静若癫痫,粗心懒惰,废材好睡等等等等,最后评语希望朕能稳重起来,成熟高大起来,勤快细心起来,把自己的猪窝房间收拾起来。
但朕是那样的人吗?相信大家雪亮的眼睛一定都感知到了朕很有责任心对不对,说七月初更就七月初更对不对,而且为了更文,朕的房间都不收拾了是不是很可靠很有担当对不对?
嗯没错,朕听到你们心中的答案了。
以及小尛兄,感谢你的志愿填报建议,朕就是不学医,就是不学医,就是不学医地拒绝了亲朋好友三姑六姨的学医建议

评论 ( 15 )
热度 ( 110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H君 | Powered by LOFTER